fbpx

台灣,最為人所稱道的其中一項特點便是各類族群的超級大熔爐,原住民、客家人、閩南人……不同的文化相遇,總能碰撞出激烈的火花,相互交織成許多特別的技藝。除此之外,各式各樣的民生用品在過去,都是要靠著職人們親手一個個製作,現如今,隨著台灣步入工業時代,這些傳統手藝也逐漸式微,今天就讓我們來看看那些最後的老職人們,是如何堅守崗位。

消失中的磨具聲與機油味  搜尋打鐵街的黑手技藝

在台北雙連與中山捷運站之間、位於承德路、赤峰街、雙連街、興城街一帶,這幾年進駐了許多文青咖啡館、藝文空間及特色小店,但去過的人一定有發現,巷弄裡頭仍有一些打鐵店、販賣汽車零件及五金的商店,不時還會傳來刺鼻的機油味、嘰嘰作響的磨具聲。是的,歡迎來到打鐵街!

早期打鐵街的興起,是因為鄰近大稻埕碼頭,這一帶成為船隻拆卸零件的修理廠,路旁有許多專售鐵管、馬達等二手零件的店家,貨源多是從淡水河入港的大船上拆除下來,逐漸成為打鐵與五金加工業的聚集地,因此有「打鐵街」或「歹鐵街」的名號,當時工廠機器需要零件,來這裡找貨絕對不會空手而歸。

過去盛極一時的打鐵街,如今很難搜尋到傳統黑手技藝。(Daniel Shen攝影)

在日治時代,打鐵店家為當時的商店、家庭製作各式刀具或鋼鐵用品,甚至製作武器,每天敲打鏗鏘的聲音不絕於耳,後來打鐵工藝又進化化成現代的、機械化的五金加工技術。如今真正擁有打鐵工具、火爐和機台的店家所剩無幾,

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文青氣息的商店及食肆,不過,走在黑手店與文青店並存的老街道中,看著美感反差很大的的招牌與店面,也是極其特別的城市走讀體驗。

燈籠的產地,彰化鹿港的傳統工藝

街道蜿蜒,人群熙攘,熱鬧的街市喧囂著不停歇的市集,美食香氣撲鼻襲人,街邊小物引人目光,不過除了街道上的各式特色商家,高掛街上的五彩燈籠亦是點綴鹿港夜晚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鹿港紙糊業盛極一時,是當地的重要產業,台灣的製燈技術,以泉州式與福州式兩種為主,前者在糊紙前先做好竹製骨架,再糊上紙漿成形;後者則是以能夠如傘架般收束為特色。

製燈業是鹿港的重要產業之一,鹿港手工技藝相當發達,師傅們精湛的手藝,是手藝向外擴散的重要推手。(圖片來源:彰化資訊旅遊網)

鹿港的大多店家則是製作泉州式燈籠,當時繁榮的鹿港,無論是在審美上或是手藝上都是走在前端的重鎮,更因而造就了許多風光的工藝產業,各個技藝的師傅們更帶著自己的技術遠走他鄉,頓時那些從鹿港離家的「鹿港師父」們聲名大噪,是向外地傳播技藝的重要功臣。

其中,在現今傳統手藝逐漸沒落的年代,在九十三歲高齡逝世前,持續以傳承燈籠技藝為己任的吳敦厚大師更是國寶級的人物,無論是在燈籠的製作,或是為燈籠畫上精緻的外裝,吳大師都以其高超的手藝與寬闊的心胸持續將這個傳統藝品展現於眾人面前、不吝教導,那些或花、或鶴,或龍的精細畫作,每一筆觸,無不在展示吳大師對燈藝的熱忱,更將這個美麗的文化,表現地淋漓盡致。

炮彈也能做商機!置之死地而回生的金門鋼刀

大砲一響,黃金萬兩,不過這個「萬兩」,在金門卻有別樣的涵義,做為矗立在台灣海峽的最前線,許多老一輩金門人經常是枕著砲彈與防空警報聲入眠,不過這樣的特殊經歷,卻是讓金門誕生了屬於他們才有的特產──金門鋼刀。

原來,在1958年至1979年之間,解放軍經常會使用榴彈和砲宣彈砲擊金門;在這20年間有超過100萬枚砲彈落下。823砲戰後,金合利鋼刀店的創始人吳朝熙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既然炮彈是由上好的鋼鐵製成,那我為何不將其蒐集,用來打造鋼刀呢?於是,他廣搜整座島內的廢棄彈殼,帶回鋪子鍛造成鋼刀。

彈頭的鋼鐵品質極佳,打造出來的鋼刀也特別鋒利、耐用,這才形成特殊的金門鋼刀(圖片來源:金合利鋼刀)

就如前文所提到的,彈頭的鋼鐵品質極佳,打造出來的鋼刀也特別鋒利、耐用,其鋼中帶韌的特性,即使切割硬物也不易變形。另外,在這樣的背景下,這些由解放軍打出的炮彈所製作而成的鋼刀,還成為了來金門旅遊的兩岸遊客必買的伴手禮。

現如今,還有為數眾多的炮彈正排著隊,等待脫胎換骨。如果對材料有疑慮,只要預約,還能現場看到師傅將炮彈從切割到成品的全過程!

到美濃感受客家文化 油紙傘傳承祝福之意

藝術手工油紙傘在早期客家庄除了遮風避雨的功能之外,「紙」與「子」諧音,男孩16歲成年禮時,父母即贈與一對紙傘,傘中有四人,傘形圓滿,象徵團圓多子多孫之意;傳統婚禮儀式上也不可或缺,客家女性婚嫁時,女方以兩把紙傘為嫁妝,有「早生貴子」的意思,而傘面張開後成圓形,象徵新人生活美滿「圓滿」的意思。

油紙傘是美濃最負盛名的手工藝品,起源於廣東原鄉,因此早期美濃紙傘廠都以「廣」字命名,如廣華興、廣振興、廣德興等。美濃紙傘業早期全盛時期在美濃當地共有二十幾家紙傘廠,那是一段輝煌歲月,與菸葉、稻米同為美濃地區重要經濟收入,如今紙傘的藝術與裝飾性仍十分有價值。

古色古香的油紙傘,在美濃「原鄉緣紙傘文化村」中展現客家文化之美。
(照片來源:高雄旅遊網)

「原鄉緣紙傘文化村」便是為了原鄉的傳承與文化,以油紙傘為幅奏,融合陶藝、文物、民俗、美食五大主軸,將美濃風情發揚光大。在這裡除了可以購買各式美麗的客家產品、瑰麗紙傘之外,更可參觀製作過程或將傘面當作畫布,親手繪製獨一無二的專屬工藝品、手做客家擂茶,尋訪客家風情、體驗文物之美。

Contributor

訂閱酷傳媒/酷旅行

輸入你的Email:

夏日提案

季中溫暖身心,或是在炎炎夏日裡來個通體舒暢,泡溫泉一向是深受台灣人喜愛的休憩活動,在台灣這個溫泉資源豐富的小島,天然湧出的各式溫泉、風格獨特的溫泉觀光區、人文歷史深遠的溫泉景點、現代人造的SPA按摩……各種各樣的溫泉目的地都是人們假日休閒的一大選擇,而今天我們就以獨特度與故事性精選台灣的四大溫泉,提供給喜歡溫泉旅遊的旅人們參考規劃!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蚊蟲叮咬、滿身大汗、睡不好覺……,誰說露營一定要弄得狼狽不堪?最近台灣越來越多人開始嘗試露營旅遊,露營已經從出遊的模式成為一種生活的風潮,注重生活方式及生活美學的人們,更嚮往接近大自然生活的魅力,於是愛上露營的人越來越多,而各種樣貌、特色的營地如雨後春筍般推陳出新。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歐洲經典

從眾所皆知的TWICE到近年崛起的(G)I-DLE,K-pop炫風持續發燒,女團魅力更是席捲全球。無論是從2000s年代開始追隨練習生到韓國女團多年的忠實粉絲、或是近期在家玩舞蹈遊戲後上網搜尋MV被圈粉,多數人都不難被K-pop女團的魅力懾服。獨特混音曲風、洗腦的旋律,女團光芒四射的舞蹈、精心設計的服裝與夢幻的布景,都為人們帶來聽覺、視覺的雙重享受。
如果你來到巴塞隆納,厭倦了市區的聖家堂與爛芭樂大道(La Rambla),不妨換個口味,安排一趟郊區之旅。有西班牙聖山之稱的蒙特塞拉(Montserrat),不僅有怪石嶙峋的奇山景觀,也有供奉黑面聖母(Black Madonna)的瑪麗亞修道院,而且一口氣要換三種交通工具,不管是風景控、文化控或交通工具控,都能從中發現無比的樂趣。
每個旅人都有說不完的暗黑故事,我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某段旅程,有個週末晚上摸黑抵達一個原本就很黑的陌生城市,就此展開一段記憶深刻的暗黑故事。其實不過是晚上十點多,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Lux Express客運站下了車,附近簡直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所有乘客都下車了,我一定會以為是司機內急所以停在郊區一個可怕的休息站。
歐式城堡、童話木屋、貨櫃船屋……,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的桃花源,或許是與自然合一的隱居感,或者是神遊故國的舊時代風情,抑或是與家人好友圍爐談天的溫馨時光,而Airbnb特別公開2020 年Instagram上由網友愛心數票選而出的前十大旅宿飯店,無論你心目中的桃花源為甚麼模樣,不妨也來看一看這些「公認桃花源」是否有令你怦然心動的所在吧!

旅行回軼

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日,舊金山都會舉辦Bay to Breakers的長跑活動,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今年因疫情再度改成線上舉行,但當年躬逢其盛,熱鬧瘋狂的景象令我大開眼界,完全見識到這座城市的開放包容文化。參與遊行的民眾,大家幾乎都是有備而來,認真裝扮大玩Cosplay,不僅打扮成各種造型,還帶著各種精心製作的道具:扮空姐的辣妹在街上示範逃生說明,扮修路工人的用黃色警示線圍起群眾,馬利歐兄弟當然會有磨菇跟在身邊,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球賽也真實上演,一堆人追著扮演金球的傢伙,在隊伍中引起一陣騷動。
過去,我對舊金山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叮叮車、漁人碼頭、佈滿彩虹旗的卡斯楚街,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有太多黑暗角落,身為遊客,一定要學會跟舊金山的重要成員--遊民學會如何和平相處。舊金山是一座高度反差的城市,它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但也是遊民密度屬一屬二的城市,它有美麗的海岸風光及街景,但也有骯髒的街道,即便市政府提出各種政策要收容遊民、改善街道髒亂的問題,但不同階級身份的居民還是在這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文青走讀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
Scroll Up

Login

Welcome to Typer

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
Join Typer
Registration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