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撰文、攝影/姿穎 Li Sa

創建劃時代的文化,阿美族打造心的願景——傳統造屋二部曲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祖靈」對初來乍到的我們而言,是陌生的詞彙。誰會曉得,當我們離去之時,每一個人,在心中都開始和祖靈有了無法抹去的連結;也許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絕佳的感知能力,但是那並不會妨礙我們,用炙熱的心,與這裡的守護者——祖靈們進行接觸。在祂們的守護下,我們也都相當平安。

與自然共存的永續建築

回到所謂的傳統建築,似乎都已經在我們的生活周遭消失已久,或是殘破不堪,除非有意地維護並保存下來,例如:古蹟群,或是轉型為觀光景點的老街,貌似有很多的傳統建築有受到保存。但是,仍舊有很多我們沒有接觸過的傳統建築……在我們這個時代,有一個被歸類於「自然永續建築」的類別:追求與自然共存,使用在地建材,需要集結眾人之力,才有辦法完成。將來建好的美式自然建築,也將會促進在地的經濟成長,為部落創造更多的經濟來源,讓部落得以轉型。在吉拉米代,不同種類的動植物共同居住在這裡,形成五彩斑斕的鑲嵌圖案,是眾多瀕危物種最後的家。

在水泥、鋼釘、其他電動機具等等皆未普及的年代,我們的祖先,在農業社會,秉持著互助的精神,每個人都是徒手就蓋出一棟又一棟美麗的居所。他們需要互助合作,同時又與大自然合作,並向祖靈們表達他們的敬畏,及感謝之情。這樣帶來的成就感與現代是完全不同的,與工業化時代——極快速地興建、擴張,甚至還蓋了很多一般人是無力負擔的高價空屋,兩者大相徑庭。

小朋友學習傳統阿美族知識的場域,這是部落參加傳統美式造屋的傑作。

在造屋之初,於募資平台flyingV上,和一般大眾進行過募資的動作,但對於工程浩大、金援和人力都不足,還遇到疫情時代的部落來說,儘管有這麼多自願前來協助造屋的志工夥伴,離竣工仍然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大多數志工都是來到了這裡,才從零開始學習。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從頭摸索,並學習傳統技法的關鍵精神。大多數志工並不是原住民,大多秉持著好奇、重視阿美族文化、想要幫忙延續和傳承的心態,來到這裡。還有的一留,就是好幾個禮拜。

但對於部落裡的居民,或是學校裡的教職員,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這麼快速地接納每個外來的志工,因此摩擦難免,個人的價值觀會互相碰撞。畢竟擴大自己的舒適圈,對每個人來說有不同的難度。但不管如何,這是全球化時代的必經之路,或許在未來,甚至會有外國的旅客,來到吉拉米代參訪呢!大家會一起分享對於自然建築的知識,交流對傳統文化的欣賞,並切磋保存下去的方式。

部落的櫻花在秋天的冷冽下開花了

這一系列自然建築的起點是在永豐國小的茅草屋,在全國的茅草屋比賽中,獲頒第一名的殊榮。而這個復興傳統的夢想,從獲獎以來,就不停地往更多方向發展。這也是吉拉米代部落,長久以來,第一次大規模在各處蓋美式傳統的茅草屋。小朋友們的參與,他們親眼見證這一切的發生,雖然他們無法參與大部分具一定危險度的施工,但這將是他們對傳統文化最深刻的印象,看著自己的父母輩,投入部落復興傳統文化的過程。這對下一代來說,是很重要的一課,可能比坐在學校裡還要珍貴,因為這是身體力行的示範。

採行最傳統的自然農法

除了傳統美式的綠色建築,吉拉米代還盛行自然有機農法。在很多層面,部落與大自然的關係是非常和諧共榮的。在沒有所謂「有機農業」的時代,沒有基因改造食品,沒有廢水污染,沒有處理不完的垃圾,沒有無法銷毀的垃圾。現今所謂的「自然農法」,是祖先世世代代傳承下來的種植方式,如今傳統的方式,竟成為了最新穎的。

比有機農法更進一步,更保護自然生態的是最傳統的「自然農法」。自然農法與有機栽種不同,不會額外施與有機肥,像是苦茶粕等會對軟體動物及魚類造成傷害,苦茶粕原先具有消滅福壽螺的作用,停用之後得用人工撿拾的方式,去除福壽螺。期盼生態環境能夠隨著族人們,開始追隨祖先的道路,而有復甦的全新可能。自部落推廣自然有機農法後,富里的其他地區也開始跟進,曾經消失的自然環境,在富里鄉逐步有了生機。最近,更在稻田中,驚見台灣黑熊的來訪,在傳統的文化信仰裡,黑熊的現身便象徵祖靈的到來。

自然農法讓農田成為大自然的延伸,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減少人為的干預。

俯視吉拉米代的範圍,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地景環境,著名的天空梯田紅極一時,很多的遊客慕名而來。部落裡的糧田,與大山交錯。這裡的景色,在台23線兩側展現著無盡的生機。如果你長期待在五光十色的大都市,你會被這裡的景致給留下,被這裡的族人所感動,被海岸山脈的愛給灌醉。

稻田的芬芳是沁人心脾的,這樣淡淡的、輕柔的稻香,如果在都市裡,早就被各種污染給掩蓋了,只有在鄉間才有機會聞得到。

Contributor

訂閱酷傳媒/酷旅行

輸入你的Email:

夏日提案

季中溫暖身心,或是在炎炎夏日裡來個通體舒暢,泡溫泉一向是深受台灣人喜愛的休憩活動,在台灣這個溫泉資源豐富的小島,天然湧出的各式溫泉、風格獨特的溫泉觀光區、人文歷史深遠的溫泉景點、現代人造的SPA按摩……各種各樣的溫泉目的地都是人們假日休閒的一大選擇,而今天我們就以獨特度與故事性精選台灣的四大溫泉,提供給喜歡溫泉旅遊的旅人們參考規劃!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蚊蟲叮咬、滿身大汗、睡不好覺……,誰說露營一定要弄得狼狽不堪?最近台灣越來越多人開始嘗試露營旅遊,露營已經從出遊的模式成為一種生活的風潮,注重生活方式及生活美學的人們,更嚮往接近大自然生活的魅力,於是愛上露營的人越來越多,而各種樣貌、特色的營地如雨後春筍般推陳出新。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歐洲經典

從眾所皆知的TWICE到近年崛起的(G)I-DLE,K-pop炫風持續發燒,女團魅力更是席捲全球。無論是從2000s年代開始追隨練習生到韓國女團多年的忠實粉絲、或是近期在家玩舞蹈遊戲後上網搜尋MV被圈粉,多數人都不難被K-pop女團的魅力懾服。獨特混音曲風、洗腦的旋律,女團光芒四射的舞蹈、精心設計的服裝與夢幻的布景,都為人們帶來聽覺、視覺的雙重享受。
如果你來到巴塞隆納,厭倦了市區的聖家堂與爛芭樂大道(La Rambla),不妨換個口味,安排一趟郊區之旅。有西班牙聖山之稱的蒙特塞拉(Montserrat),不僅有怪石嶙峋的奇山景觀,也有供奉黑面聖母(Black Madonna)的瑪麗亞修道院,而且一口氣要換三種交通工具,不管是風景控、文化控或交通工具控,都能從中發現無比的樂趣。
每個旅人都有說不完的暗黑故事,我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某段旅程,有個週末晚上摸黑抵達一個原本就很黑的陌生城市,就此展開一段記憶深刻的暗黑故事。其實不過是晚上十點多,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Lux Express客運站下了車,附近簡直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所有乘客都下車了,我一定會以為是司機內急所以停在郊區一個可怕的休息站。
歐式城堡、童話木屋、貨櫃船屋……,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的桃花源,或許是與自然合一的隱居感,或者是神遊故國的舊時代風情,抑或是與家人好友圍爐談天的溫馨時光,而Airbnb特別公開2020 年Instagram上由網友愛心數票選而出的前十大旅宿飯店,無論你心目中的桃花源為甚麼模樣,不妨也來看一看這些「公認桃花源」是否有令你怦然心動的所在吧!

旅行回軼

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日,舊金山都會舉辦Bay to Breakers的長跑活動,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今年因疫情再度改成線上舉行,但當年躬逢其盛,熱鬧瘋狂的景象令我大開眼界,完全見識到這座城市的開放包容文化。參與遊行的民眾,大家幾乎都是有備而來,認真裝扮大玩Cosplay,不僅打扮成各種造型,還帶著各種精心製作的道具:扮空姐的辣妹在街上示範逃生說明,扮修路工人的用黃色警示線圍起群眾,馬利歐兄弟當然會有磨菇跟在身邊,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球賽也真實上演,一堆人追著扮演金球的傢伙,在隊伍中引起一陣騷動。
過去,我對舊金山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叮叮車、漁人碼頭、佈滿彩虹旗的卡斯楚街,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有太多黑暗角落,身為遊客,一定要學會跟舊金山的重要成員--遊民學會如何和平相處。舊金山是一座高度反差的城市,它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但也是遊民密度屬一屬二的城市,它有美麗的海岸風光及街景,但也有骯髒的街道,即便市政府提出各種政策要收容遊民、改善街道髒亂的問題,但不同階級身份的居民還是在這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文青走讀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
Scroll Up

Login

Welcome to Typer

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
Join Typer
Registration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