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身為亞熱帶國度的子民,每次有雪的回憶都是彌足珍貴的。每當時序進入冬季,臉書上總會看到有人分享國外某城市初雪的畫面,加拿大、紐約、北海道、哈爾濱、北歐,彷彿一片片的雪花很快就飄向了所有會下雪的國度;沒有安排出國計畫的人,只能滑著手機,回想那些雪白的旅行記憶。

第一次去英國自助旅行時,在愛丁堡親臨了人生第一場雪景。那是一個二月的午後,就在走出愛丁堡美術館之後,幸運的與一場大雪不期而遇。我永遠記得自己的反應,刻意壓抑心中的狂喜(以免被蘇格蘭人嘲笑),故作鎮靜般走出戶外,讓一片一片的雪花灑在臉上、身上及手上;接著感受鞋子踩在雪地上的觸感,新鮮的雪地如鬆軟的棉花糖,忍不住用手抓了一把,這才感覺到冰冷的現實。

第一次去英國自助旅行時,在愛丁堡親臨了人生第一場雪景。

一場大雪之後,我原本印象中的愛丁堡風景完全改觀了:古堡的岩石色消失了,草地的綠色消失了,所有的顏色都暫時退位,由白色統一世界。大雪紛飛之後的世界,視覺上其實非常單一無趣,但或許因為顏色一致帶來的和諧性,或許來自於超乎平常的視覺經驗,就會產生一種神奇的美感。

不過,這種感動沒能維持太久,下雪的天氣在戶外很難捱,但因為捨不得愛丁堡的美好風光,於是我總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戶外的遊走,然後盡快回到有暖氣的地方取暖;這樣穿梭在室內與戶外之間,身體還可以承受,但沒能完整保護的臉幾乎凍僵了,吸入太多冷空氣的鼻子也一直在抗議,不斷踩在融冰上的鞋子幾乎全濕了,我的腳彷彿泡在冰塊中,最後,鞋子終於也宣告報銷了。

下雪的天氣在戶外很難捱,但因為捨不得愛丁堡的美好風光,於是我總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戶外的遊走,然後盡快回到有暖氣的地方取暖。

人生第一次拜訪雪鄉,是奧地利西部的茵斯布魯克(Innsbruck)。這地方是個位於阿爾卑斯山谷裡的世外桃源,市區就像個中古世紀的小鎮,用徒步的大約半天就逛完了,但它卻是個極富盛名的滑雪勝地,周邊有將近10個雪場,所以能成為1964年及1976年兩屆冬季奧運的舉辦城市。

人生第一次拜訪雪鄉,是奧地利西部的茵斯布魯克(Innsbruck)。

我在初春時抵達這裡,滑雪客已經很少很少了,沒見到雪覺得有些失望,但當我搭電車到山下纜車站時,天空竟然開始飄起雪來,先搭纜車到海拔860公尺高的亨格堡(Hungerburg),再轉一次纜車到哈弗萊卡(Hafelekar),已經是海拔2269公尺的高山了。

我在初春時抵達這裡,滑雪客已經很少很少了,沒見到雪覺得有些失望,但當我搭電車到山下纜車站時,天空竟然開始飄起雪來,

走出站,才發現外頭的天氣與平地有著180度的轉變,跟著幾個滑雪客走向雪場,才發現雪厚及膝,而且大雪紛飛,能見度極低。屋頂上的雪、遠山的雪及枯樹上的雪相映成趣,但已經無心欣賞美景了,勉強拍了幾張照片後不敢在雪地逗留太久,只見滑雪客身手敏捷地往山下滑,很快就消失在不遠處的大雪中。

屋頂上的雪、遠山的雪及枯樹上的雪相映成趣,但已經無心欣賞美景了。

記憶中跟慕尼黑的雪特別有緣,第一次到慕尼黑時,前一個晚上剛好降了雪,市區中到處都是積雪。那時對這個城市留下最鮮明的印象,是無所不在造型各異的獅子,這是為了紀念在1158年建城的亨利獅子公爵 (Herzog Heinrich der Loewe);這些獅子有些泡在水中,有些端著啤酒,有些扮成廚師,而在下過雪後,每頭獅子都積了雪,有些在頭上,有些在背上,有些則在肚子上,模樣十分可愛。

,第一次到慕尼黑時,前一個晚上剛好降了雪,市區中到處都是積雪。

第二次到慕尼黑,之前已經下了很久的雪,我在傍晚時分出門,打算來個舊地重遊。原本綠意盎然的英國公園(Englischer Garten),卻成了雪白一片,我在雪地中走了很久很久的路,找了好久才找到那個中國塔,旁邊的露天啤酒屋冷冷清清,完全不是記憶中的場景;隔天到寧芬堡(Schloss Nymphenburg)參觀,雪中的寧芬堡格外令人驚艷,原本正殿的屋頂是磚紅色的,此刻全都白了頭,城堡前的天鵝湖也都結冰了,裡頭的巴洛克公園只見白茫茫一片,根本分不清這是凡爾賽宮還是寧芬堡。

最冷冽的一次記憶則是在北海道,那年的冬天特別寒冷,在風雪交加的天氣跑了洞爺湖、小樽、函館、札幌等景點,雪中的北海道確實浪漫滿分(不知是否跟白色戀人巧克力有關),但也是痛苦萬分。那時大通公園的雪已經跟路旁的樹叢一樣高,一開始大夥還興奮地打雪仗,搶著跟雪人合照,後來大家開始體會到零下十幾度的低溫加上冷風真得不是開玩笑的,任何露出在外的皮膚都會覺得冷到刺骨,再多的暖暖包也都無感。

最冷冽的一次記憶則是在北海道,那年的冬天特別寒冷,在風雪交加的天氣跑了洞爺湖、小樽、函館、札幌等景點,雪中的北海道確實浪漫滿分。

後來見到雪的機會愈來愈多了,有時是在嚴冬中專程探訪北國,有時則是在旅程中不期而遇,約定與巧遇各有驚喜。不過,我還是喜歡那種偶然的邂逅,像是在紐約蘇活區走回飯店的晚上,或者在上海的小年夜,空中突然飄起雪的那一刻;我會知道,那個轉身瞥見的身影,已經用一種優雅的姿態,在我記憶中留存下來。

Do you like Daniel Shen's articles? Follow on social!

訂閱酷傳媒/酷旅行

輸入你的Email:

夏日提案

寒假將近,想好冬天要安排什麼活動跟孩子同樂了嗎? 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長期致力於提供民眾海洋保育的觀念,此次也為了對應假期,推出了「極境漫遊66.5度」互動式沉浸展覽,希望能夠激起孩子探索的興趣,暢遊海洋世界;還有讓孩子體驗餵食並親自解說生物知識的「迷你解說員」等,各種各樣的精彩活動,等著各位一起在海中寓教於樂,盡情享受身歷其境的海洋體驗。
旅行不只是跨越國界,更是跨越人生邊界的行動;旅行不只是對外在世界的冒險,更是對內心世界的探索。本展覽挑選了Daniel 20段在歐洲旅行的聲音故事,從英倫出發,足跡遍及伊比利半島、巴爾幹半島、波羅的海、地中海、亞得里亞海、愛琴海等地,以照片結合Podcast聲音的方式呈現,歡迎大家一起加入「走私」行列,打開走跳世界的私房通道,不僅看到更遠更美的世界,也能看清自己所在的位置。

歐洲經典

從眾所皆知的TWICE到近年崛起的(G)I-DLE,K-pop炫風持續發燒,女團魅力更是席捲全球。無論是從2000s年代開始追隨練習生到韓國女團多年的忠實粉絲、或是近期在家玩舞蹈遊戲後上網搜尋MV被圈粉,多數人都不難被K-pop女團的魅力懾服。獨特混音曲風、洗腦的旋律,女團光芒四射的舞蹈、精心設計的服裝與夢幻的布景,都為人們帶來聽覺、視覺的雙重享受。
如果你來到巴塞隆納,厭倦了市區的聖家堂與爛芭樂大道(La Rambla),不妨換個口味,安排一趟郊區之旅。有西班牙聖山之稱的蒙特塞拉(Montserrat),不僅有怪石嶙峋的奇山景觀,也有供奉黑面聖母(Black Madonna)的瑪麗亞修道院,而且一口氣要換三種交通工具,不管是風景控、文化控或交通工具控,都能從中發現無比的樂趣。
每個旅人都有說不完的暗黑故事,我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某段旅程,有個週末晚上摸黑抵達一個原本就很黑的陌生城市,就此展開一段記憶深刻的暗黑故事。其實不過是晚上十點多,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Lux Express客運站下了車,附近簡直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所有乘客都下車了,我一定會以為是司機內急所以停在郊區一個可怕的休息站。
歐式城堡、童話木屋、貨櫃船屋……,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的桃花源,或許是與自然合一的隱居感,或者是神遊故國的舊時代風情,抑或是與家人好友圍爐談天的溫馨時光,而Airbnb特別公開2020 年Instagram上由網友愛心數票選而出的前十大旅宿飯店,無論你心目中的桃花源為甚麼模樣,不妨也來看一看這些「公認桃花源」是否有令你怦然心動的所在吧!

旅行回軼

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日,舊金山都會舉辦Bay to Breakers的長跑活動,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今年因疫情再度改成線上舉行,但當年躬逢其盛,熱鬧瘋狂的景象令我大開眼界,完全見識到這座城市的開放包容文化。參與遊行的民眾,大家幾乎都是有備而來,認真裝扮大玩Cosplay,不僅打扮成各種造型,還帶著各種精心製作的道具:扮空姐的辣妹在街上示範逃生說明,扮修路工人的用黃色警示線圍起群眾,馬利歐兄弟當然會有磨菇跟在身邊,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球賽也真實上演,一堆人追著扮演金球的傢伙,在隊伍中引起一陣騷動。
過去,我對舊金山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叮叮車、漁人碼頭、佈滿彩虹旗的卡斯楚街,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有太多黑暗角落,身為遊客,一定要學會跟舊金山的重要成員--遊民學會如何和平相處。舊金山是一座高度反差的城市,它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但也是遊民密度屬一屬二的城市,它有美麗的海岸風光及街景,但也有骯髒的街道,即便市政府提出各種政策要收容遊民、改善街道髒亂的問題,但不同階級身份的居民還是在這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文青走讀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
Scroll Up

Login

Welcome to Typer

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
Join Typer
Registration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