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塞納河、蒙馬特、楓丹白露森林、奧塞美術館、吉維尼(Giverny)、拉謝茲神父墓園 (Cimetière du Pere Lachaise),這些都是巴黎的知名景點,其實它們有個共同點–都與印象派息息相關,如果你難得來到巴黎,一定要撥個2~3天,追尋莫內(Monet)、馬內(Manet)、竇加(Degas)、塞尚(Cézanne)、雷諾瓦(Renoir)、梵谷(van Gogh)這些大師的足跡,相信可以對巴黎留下更難忘的「印象」!

集結大師作品 奧塞、橘園美術館不可錯過

從火車站改建的奧塞美術館很有特色

源自於法國巴黎的「印象主義畫派」(Impressionism),興起於1860~1870年代,其以
生活中的平凡事物為描繪對象,著重感官的直接印象,特別強調光影、氣氛與色澤的表現。印象派畫家最早在1874年舉行獨立畫展,藉以與法國美術學院的官方沙龍有所區隔,當時參展的莫內作品《印象:日出》被藝評家諷刺為「印象派」,但後來在19世紀末卻成為法國藝術的主流,並影響到整個歐美藝術界。

要欣賞印象派作品,可以從巴黎市區的美術館開始。位於左岸的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是巴黎三大藝術寶庫之一,它是一座由舊火車站所改建的美術館,原為巴黎
建築師Victor Laloux為了1900年萬國博覽會所設計的火車站,1986年改建為美術館,外觀還保留原來車站的模樣,透過天幕與玻璃可讓自然光灑進室內,正好與印象派畫作的光影美學相互輝映。

奧塞美術館收藏19~20世紀的印象派作品

奧塞美術館主要收藏19~20世紀的印象派繪畫、雕塑及攝影作品,空間雖然不大,但館藏相當豐富,其收集了原本存放在羅浮宮、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法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內的館藏,包括梵谷、雷諾瓦、米勒、莫內、羅丹、高更、塞尚等大師的作品,其中像是米勒的《拾穗》、梵谷的《自畫像》、《隆河上的星夜》、莫內的《聖拉扎爾火車站》、雷諾瓦《煎餅磨坊的舞會》,都是必看的鎮館之寶。

隔著塞納河的對面,就是杜樂麗花園,其中靠近協和廣場的角落有間橘園 (Orangerie)美術館,以收藏莫內的大幅睡蓮(Les Nymphéas)畫作而聞名於世。興建於19世紀中的橘園,最初只是杜樂麗花園內種植橘子與檸檬的溫室,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莫內捐出其巨幅畫作藉以祈求世界和平,政府為了找到一個有自然光的展示場所,就將橘園改建成美術館,至今已成為印象派粉絲的朝聖地之一。

橘園原為種植橘子的溫室,後改建成美術館

走進橘園一樓的兩個橢圓形展示廳,一定會被巨幅的莫內睡蓮畫作所震撼,這8幅畫作各有2公尺高、總長度達91公尺,是莫內晚年在吉維尼的自家花園所完成,儘管畫的都是同一個睡蓮池塘,但分別捕捉從日出到日落的不同時刻呈現的不同光影變化,搭配館內的美妙音樂,讓遊客總是在這兩間展示廳流連忘返。

橘園以收藏莫內的巨幅睡蓮畫作聞名

橘園的其他空間還展示了印象派到後印象派的作品,其中比較經典的包括雷諾瓦《彈鋼琴的小女孩》、塞尚的《蘋果和餅乾》、馬蒂斯《穿紅褲的宮女》、畢卡索《高大的靜物》、盧梭的《婚宴》等畫作。

走進大師日常 吉維尼、歐維爾小鎮值得一遊

如果覺得看印象派大師的作品還不過癮,不妨前往他們住過的巴黎郊區小鎮,看看這些大師到底住在什麼樣的生活環境,又如何找尋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莫內家鄉在距離80公里的吉維尼,從巴黎的聖拉薩(St. Lazare)車站出發到弗農車站
(gare de Vernon),再轉乘巴士前往吉維尼,大約花一個多小時。吉維尼原本是個靜謐的小鎮,但因為莫內每年吸引50萬遊客前往朝聖,這裡是典型的鄉村風情,漫步其中彷彿走進莫內的畫中,艾普特河畔可以看到莫內畫中的白楊樹(Les Peupliers)與乾草堆(Les Meules)的模樣,而莫內花園中的睡蓮、垂柳與日本橋更是活脫脫從畫中跳出來一般,完全可以體會莫內為何在家中能有如此豐沛的創作能量。

吉維尼的莫內故居與花園遊客如織

莫內在1883~1926年間住在吉維尼,一開始搬來時手頭拮据,只能租房而住,後來成名
後畫作價格水漲船高,1890年他買下房子,晚年過著較為舒適的生活,他不僅是優秀的藝術家,也是出色的園藝家,每天不是在溫室及工作室中作畫,就是在花園中養花。

綠意盎然的莫內故居

莫內故居是一棟農舍改建成的房舍,牆上可以看到他許多經典作品的複製品,還有他精心收藏的200多幅日本浮世繪;綠意盎然的花園更是美不勝收,莫內喜歡將不同種類的花朵種在一塊,任其自由生長,所以可以看到玫瑰、雛菊、向日葵、鳶尾同台較勁;蓮花池中的睡蓮自然是一大看點,看看它們如何隨著周圍光線、氣候與水波而有所變化,才能體會睡蓮為何成為莫內一輩子最重要的創作主題。

睡蓮是莫內最重要的創作主題

另一個巴黎近郊小鎮奧維爾(Auvers-sur-Oise)則是因梵谷而知名。奧維爾位於塞納河的支流瓦茲河畔,四季風景如畫,自19世紀就成為印象派畫家追逐光影與色彩變換的美麗天堂,包括塞尚、莫內、畢沙羅都常來此創作,至今這裡還保留舊時的古樸風光,但這個小鎮後來為世人所熟知,是因為梵谷在奧維爾度過了人生的最後時光。

梵谷出生於荷蘭,在巴黎獲得啟蒙,後來到普羅旺斯與奧維爾,每個城市都留下梵谷的知名作品與足跡。他在1890年來到奧維爾,當時已有嚴重的精神病,他來尋找醫生Paul
Gachet醫治,他在最後70天每天燃燒生命、創作能量大爆發,一口氣創作了80幅畫作,
包括「奧維爾的教堂」、「麥田群鴉」、「醫生」等知名作品,達到了藝術創作生涯的頂峰。

奧維爾小鎮保留了當年梵谷的創作足跡,遊客可以按圖索驥找到到26個梵谷畫作中的原場景,不管是自然風光、教堂、麥田、街道、花草都歷歷在目,另外他所居住的小房間也保留原貌,梵谷跟弟弟提奧的墓地,靜靜躺在小鎮公墓區的一角,也永遠封存了他短暫但不平凡的人生。

Do you like Daniel Shen's articles? Follow on social!

訂閱酷傳媒/酷旅行

輸入你的Email:

夏日提案

寒假將近,想好冬天要安排什麼活動跟孩子同樂了嗎? 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長期致力於提供民眾海洋保育的觀念,此次也為了對應假期,推出了「極境漫遊66.5度」互動式沉浸展覽,希望能夠激起孩子探索的興趣,暢遊海洋世界;還有讓孩子體驗餵食並親自解說生物知識的「迷你解說員」等,各種各樣的精彩活動,等著各位一起在海中寓教於樂,盡情享受身歷其境的海洋體驗。
旅行不只是跨越國界,更是跨越人生邊界的行動;旅行不只是對外在世界的冒險,更是對內心世界的探索。本展覽挑選了Daniel 20段在歐洲旅行的聲音故事,從英倫出發,足跡遍及伊比利半島、巴爾幹半島、波羅的海、地中海、亞得里亞海、愛琴海等地,以照片結合Podcast聲音的方式呈現,歡迎大家一起加入「走私」行列,打開走跳世界的私房通道,不僅看到更遠更美的世界,也能看清自己所在的位置。

歐洲經典

從眾所皆知的TWICE到近年崛起的(G)I-DLE,K-pop炫風持續發燒,女團魅力更是席捲全球。無論是從2000s年代開始追隨練習生到韓國女團多年的忠實粉絲、或是近期在家玩舞蹈遊戲後上網搜尋MV被圈粉,多數人都不難被K-pop女團的魅力懾服。獨特混音曲風、洗腦的旋律,女團光芒四射的舞蹈、精心設計的服裝與夢幻的布景,都為人們帶來聽覺、視覺的雙重享受。
如果你來到巴塞隆納,厭倦了市區的聖家堂與爛芭樂大道(La Rambla),不妨換個口味,安排一趟郊區之旅。有西班牙聖山之稱的蒙特塞拉(Montserrat),不僅有怪石嶙峋的奇山景觀,也有供奉黑面聖母(Black Madonna)的瑪麗亞修道院,而且一口氣要換三種交通工具,不管是風景控、文化控或交通工具控,都能從中發現無比的樂趣。
每個旅人都有說不完的暗黑故事,我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某段旅程,有個週末晚上摸黑抵達一個原本就很黑的陌生城市,就此展開一段記憶深刻的暗黑故事。其實不過是晚上十點多,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Lux Express客運站下了車,附近簡直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所有乘客都下車了,我一定會以為是司機內急所以停在郊區一個可怕的休息站。
歐式城堡、童話木屋、貨櫃船屋……,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的桃花源,或許是與自然合一的隱居感,或者是神遊故國的舊時代風情,抑或是與家人好友圍爐談天的溫馨時光,而Airbnb特別公開2020 年Instagram上由網友愛心數票選而出的前十大旅宿飯店,無論你心目中的桃花源為甚麼模樣,不妨也來看一看這些「公認桃花源」是否有令你怦然心動的所在吧!

旅行回軼

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日,舊金山都會舉辦Bay to Breakers的長跑活動,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今年因疫情再度改成線上舉行,但當年躬逢其盛,熱鬧瘋狂的景象令我大開眼界,完全見識到這座城市的開放包容文化。參與遊行的民眾,大家幾乎都是有備而來,認真裝扮大玩Cosplay,不僅打扮成各種造型,還帶著各種精心製作的道具:扮空姐的辣妹在街上示範逃生說明,扮修路工人的用黃色警示線圍起群眾,馬利歐兄弟當然會有磨菇跟在身邊,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球賽也真實上演,一堆人追著扮演金球的傢伙,在隊伍中引起一陣騷動。
過去,我對舊金山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叮叮車、漁人碼頭、佈滿彩虹旗的卡斯楚街,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有太多黑暗角落,身為遊客,一定要學會跟舊金山的重要成員--遊民學會如何和平相處。舊金山是一座高度反差的城市,它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但也是遊民密度屬一屬二的城市,它有美麗的海岸風光及街景,但也有骯髒的街道,即便市政府提出各種政策要收容遊民、改善街道髒亂的問題,但不同階級身份的居民還是在這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文青走讀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
Scroll Up

Login

Welcome to Typer

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
Join Typer
Registration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