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看著遠方海面浮出褶皺,接著一道浪鼓起、拉高、前進。轉身趴上浪板,勾腳、划水,時不時回頭感受浪的距離,轉板、起乘、斜跑,然後笑。

看到這樣的清晨,誰能不愛上大海? 圖/IG:Haymitch

這樣的畫面出現在現實、腦海,還有夢裡已經不下千次。直到現在,光想到這樣的場景,心還是會怦怦怦地加速;還是會有一股暖流直衝腦袋,甚至嘴角莫名上揚、眼神發亮,因為已經徹徹底底愛上衝浪。

浪好的時候,海上會有一道道晶瑩剔透的浪壁,簡直是浪人們的天堂。李至偉攝

對衝浪一見鐘情——與大海陷入熱戀

大家會一起下海、一起追浪、一起下浪,相互傳遞來自大自然的愛。圖/換宿生攝

遙想今年年初,心靈狀態因為一段感情而支離破碎。當時不吃也不喝,一路瘦到39公斤,對生活周遭也興致缺缺。為了得到救贖,我參加一系列的身心靈課程。

一堂課程中,三人一組分別扮演舞者、鏡子與保護者三個角色。舞者負責隨音樂起舞,鏡子模仿舞者的肢體動作,保護者則負責維護安全,此外,過程中舞者需全程緊閉雙眼。當音樂一下,我聽從老師的指令:緊閉雙眼並手舞足道,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一大大片綠油油的草原出現在我面前,除了裡頭小草綠意盎然,還有滿山滿谷地蝴蝶飛舞,以及小魚、小蝦在溪裡游泳。於是我發現即便心志早已灰飛煙滅,但我還是想玩,「想玩得開心、自由又自在。」也就在那一瞬間,「衝浪」兩個字從我腦袋一閃而過,然後我就在海邊了。

我的板子名叫阿龍,陪伴我下了許許多多的浪。圖/李至偉攝

來到烏石港衝浪街,店家數量多得讓人眼花撩亂,後來才知道這裡是浪人們口中的「北堤浪點。」當時正值三月下旬,天空灰濛濛再加上海水冰冷,海邊也就人煙稀少。姑且稱那是冬天的浪,衝得雖是浪花,但又冷又厚又深又炸,力量還很大,對於身高不到160的我來說,簡直是螳臂擋車,光是扛著浪板走到教練的位置就已經筋疲力盡。

五百塊的租版費再贈送教練的推板教學,這就是我的衝浪初體驗。課程中,教練會抓著浪板幫忙看浪,等到合適的浪一來,用力一推,板子連人一起衝出去。然後教練會在身後大喊:「起乘!」隨即身體會感受到來自冬天浪的能量,一股加速度會衝上來,緊接著雙手一撐,一鼓作氣從浪板上站起!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高舉雙手、以勝利之姿為自己歡呼。

或許是浪的力大無窮太令人震懾,或是大海太過未知讓人不得不多敬畏幾分,衝浪的這五六小時裡頭,精神世界裡頭除了「自己」與「大海」之外,什麼也沒有。世界只剩下我、大海——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好、更吸引人的事了!這大概就是我愛上衝浪的瞬間,因為一切變得原始、自然,對於周遭的感知也跟著變得強烈,那種我與自然的連結既深刻又踏實。

漸漸地,我越陷越深,單靠每個週末的衝浪旅程已經滿足不了我對衝浪的著迷,於是我前往宜蘭外澳的衝浪店打工換宿,住在那兒與大海為鄰。

與大海為鄰——浪是生活  海是家

我想像這是座魚人村,浪人們都是長著腳的魚,每天每天在村莊裡悠遊。

住在海邊的生活很簡單,一天工作六小時,剩下全是衝浪。

是一間衝浪店的狗狗馬力歐,自小便和主人一起下海、一同衝浪,現在會自己游出outside找浪人們嘻嘻哈哈。圖/李庠攝

衝浪變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自然地就像餓了要吃飯,累了要睡覺那樣。每天睜開眼睛,最要緊的大概就是去海邊看浪,然後決定今天是先吃早餐還是下水。

清晨的浪紅紅紫紫橘橘黃黃藍藍綠綠。圖/高海葳攝

最喜歡清晨的浪,凌晨五點下海,大家稱作開燈浪、早浪,因為太陽才出現,把海面照得紅紅紫紫橘橘黃黃藍藍綠綠。那時的浪來得不疾不徐,連時間也顯得緩慢。海面上的聲音很少,只聽得見風和水相互糾纏的刷刷聲。這絕對是一天最好的開始方式,因為萬物都是含苞待放的花,平靜、美麗又動人。然後太陽會緩緩升起,一天就開始了。日子裡的一切綻放地惹人生厭,那股生命力之大,會在生活裡流竄。我常常就這樣一路衝到七點,驚覺時光匆匆,這才慌慌張張頂著浪板在沙灘上狂奔,趕著早班準時開店。

龜山島也是衝浪的好夥伴,每天每天浮在海上伴著我們衝浪。圖/高海葳攝

當地有個傳聞:「一旦雲蓋住龜山島的頂部,代表宜蘭就會下起大雨。」每每海上雨勢滂沱,天色便會瞬間暗了下來,太陽不見了,風也停止了。那時看見、聽見的都是水,世界只剩下水。放眼望去,雨滴連結成串,滴滴串起一簾幽夢,浩瀚、無邊際地降落在海面上,彷彿雨水真的把鉛華洗盡、歲月褪去,雨後一切又終於重生。趴在浪板上觀看一切進程,自己真的就是滄海一粟,也正因為夠渺小,才能實實在在融入其中,跟著大海翻滾流動,然後——重生。

浪大時,我們會把大海稱作一台洗衣機,因為一但掉入海中,你會無法自拔地在海底轉呀轉、滾呀滾,不亦樂乎。圖/換宿生攝

有時候你會突然想在海裡游泳,然後你家前面就是一片海,這真的是一件好幸福的事情!

因為衝浪,我開始親近大海,走入自然裡頭讓我又能夠和周遭建立關係,我開始知道「我自己是誰、要的是什麼、什麼是生活、生活最重要的是什麼。」因為愛上大海、愛上自然,我才能夠去愛自然裡頭的一切,包含在世間流動的人與情感——還有自己。唯有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你才能用一雙有愛的眼睛看世界,然後你會開始讚嘆生活,你會發現路邊小花開得正盛,會感覺到風吹得你涼、月圓得你美,當你又能夠深刻感知世界,就會發現生活裡分分秒秒的良辰美景。如今,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比熱愛生活更重要的事了。

要感謝大海的事太多了,還是先好好熱愛生活吧。圖/李至偉攝
Contributor

訂閱酷傳媒/酷旅行

輸入你的Email:

夏日提案

今年,花蓮的富里鄉農會在羅山舉辦第三屆的稻草藝術季。農忙過後,農民轉換身份,或是學校老師帶領小朋友一起發揮創意,以恐龍為主題,進行稻草藝術的雕塑作品。這些被農業擔誤的藝術家們,在各自的村落、學校或部落,以稻草做的繩索、米糠、竹子、木頭等等媒材,做出比人還要高的作品。在一雙雙巧手,及豐富的想像力下,原先廢棄的稻草,便成為一隻又一隻、相當可愛的稻草恐龍。
Vsora是新一代人工智慧、自動駕駛、訊號處理應用IP供應商,看好自駕車將於2030年後邁向主流,在既有的AD1028架構上,順勢推出PetaFLOPS(千兆浮點運算)運算晶片,主要應用於L2級到L5級自動駕駛系統設計,可提供每秒258兆到1032兆次運算,但功耗不到10瓦,實現了過去難以商業化的自動駕駛功能。
農曆新年即將到來,作為虎年的新氣象,不妨安排一場以「虎」為主題的旅遊吧!從登上台北「虎山」俯瞰日落城市景色、到雲林「虎尾」感受當地歷史與布袋戲的魅力,還是穿越龍口虎喉,到高雄「龍虎塔」祈求新的一年能夠逢凶化吉,趕快跟著Booking.com的腳步,一起來制定虎年限定旅遊清單,讓新的一年能夠虎虎生風。

歐洲經典

從眾所皆知的TWICE到近年崛起的(G)I-DLE,K-pop炫風持續發燒,女團魅力更是席捲全球。無論是從2000s年代開始追隨練習生到韓國女團多年的忠實粉絲、或是近期在家玩舞蹈遊戲後上網搜尋MV被圈粉,多數人都不難被K-pop女團的魅力懾服。獨特混音曲風、洗腦的旋律,女團光芒四射的舞蹈、精心設計的服裝與夢幻的布景,都為人們帶來聽覺、視覺的雙重享受。
如果你來到巴塞隆納,厭倦了市區的聖家堂與爛芭樂大道(La Rambla),不妨換個口味,安排一趟郊區之旅。有西班牙聖山之稱的蒙特塞拉(Montserrat),不僅有怪石嶙峋的奇山景觀,也有供奉黑面聖母(Black Madonna)的瑪麗亞修道院,而且一口氣要換三種交通工具,不管是風景控、文化控或交通工具控,都能從中發現無比的樂趣。
每個旅人都有說不完的暗黑故事,我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某段旅程,有個週末晚上摸黑抵達一個原本就很黑的陌生城市,就此展開一段記憶深刻的暗黑故事。其實不過是晚上十點多,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Lux Express客運站下了車,附近簡直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所有乘客都下車了,我一定會以為是司機內急所以停在郊區一個可怕的休息站。
歐式城堡、童話木屋、貨櫃船屋……,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的桃花源,或許是與自然合一的隱居感,或者是神遊故國的舊時代風情,抑或是與家人好友圍爐談天的溫馨時光,而Airbnb特別公開2020 年Instagram上由網友愛心數票選而出的前十大旅宿飯店,無論你心目中的桃花源為甚麼模樣,不妨也來看一看這些「公認桃花源」是否有令你怦然心動的所在吧!

旅行回軼

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日,舊金山都會舉辦Bay to Breakers的長跑活動,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今年因疫情再度改成線上舉行,但當年躬逢其盛,熱鬧瘋狂的景象令我大開眼界,完全見識到這座城市的開放包容文化。參與遊行的民眾,大家幾乎都是有備而來,認真裝扮大玩Cosplay,不僅打扮成各種造型,還帶著各種精心製作的道具:扮空姐的辣妹在街上示範逃生說明,扮修路工人的用黃色警示線圍起群眾,馬利歐兄弟當然會有磨菇跟在身邊,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球賽也真實上演,一堆人追著扮演金球的傢伙,在隊伍中引起一陣騷動。
過去,我對舊金山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叮叮車、漁人碼頭、佈滿彩虹旗的卡斯楚街,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有太多黑暗角落,身為遊客,一定要學會跟舊金山的重要成員--遊民學會如何和平相處。舊金山是一座高度反差的城市,它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但也是遊民密度屬一屬二的城市,它有美麗的海岸風光及街景,但也有骯髒的街道,即便市政府提出各種政策要收容遊民、改善街道髒亂的問題,但不同階級身份的居民還是在這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文青走讀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
Scroll Up

Login

Welcome to Typer

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
Join Typer
Registration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