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每年農曆七月,各種都市傳說及靈異故事就會再度引發討論。台灣各地其實有不少傳說中的鬼屋,有些是凶宅,有些是廢墟,但共同點都是荒廢後成為陰森恐怖的地點,自然會傳出繪聲繪影的謠言及驚悚詭異的遭遇。有些人避之唯恐不及,但也有膽大冒險者喜歡挑戰各種禁忌,到底台灣各地有哪些恐怖到了極點的靈異景點呢?

偷情、戰爭、自殺?疑雲壟罩的民雄鬼屋

說到台灣有名的鬼屋,一定少不了位在嘉義,台灣四大鬼屋之一的這棟民雄鬼屋,民雄鬼屋有著豪華的洋樓外觀,紅磚典雅、拱門弧度氣派雅緻,是劉家的一棟古厝,為1929年的日治建築,頗有當代的古典豪氣。

民雄鬼屋因其豪華的洋樓外型,與雜亂叢生的藤草雜草,以及繪聲繪影的鄉野傳奇流傳於世,而被當成全台知名的四大鬼屋揚名於世。(圖片來源:嘉義文化觀光局)

民雄鬼屋因其豪華的洋樓外型,與雜亂叢生的藤草雜草,以及繪聲繪影的鄉野傳奇流傳於世,而被當成全台知名的四大鬼屋揚名於世。(圖片來源:嘉義文化觀光局)

但由於位置偏僻,多年後主人離家而去,此後這裡不僅乏人問津,更因未加修整而殘破黯淡,隨著時代遷移,先後在日治時期被美軍掃射、二戰時被當作軍隊居所,染上戰爭的血腥色彩後,靈異故事也因而傳開,加上藤草蔓延,斷垣殘壁,更為之添上一層神秘陰暗的色彩,鬼屋之稱也口耳相傳,成為眾人避而遠之的對象。

其實,經劉家後人的解釋,雖然許多鄉野傳奇,如女主人忌妒婢女與男主人偷情等,為人津津樂道,但當初遷離的決定實則單純,房舍也僅是年久失修而成現在的模樣,當地政府也曾想引進涼亭、咖啡等設施將其打造成特色景點,儘管後來沒有順利推行,但還是希望能稍微減輕人們對那裡的顧慮。

台南廢棄醫院鬼影幢幢  杏林醫院成驚悚電影場景 

位於台南市中西區的杏林綜合醫院,1975年開業由歐涵盛先生設立的地區醫院,擁有七層樓高,占地約兩千坪,曾是台南最大的醫院,開業當時名氣響亮,卻在西元1993年,因為偽造不實醫療記錄和住院證明,詐領公勞保費而停業,大樓也因此廢棄至今。

杏林醫院廢棄之後,並未直接拆除,在廢墟中依然存放不少當時遺留下來的醫療相關物品,不知名的人體器官切片標本、凌亂的手術台與藥局,隨著年久失修的建築蒙上一層厚厚的灰,即便是白天,空間中仍凝聚詭譎氣氛。因此流傳「死亡病患出現在病房」、「地下層停屍間有許多死亡病患的鬼魂」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傳言,是台南眾所皆知的鬧鬼景點;2020年末上映的台灣本土驚悚懸疑片「杏林醫院」便是以此為故事背景。

其實醫院廢棄後的「靈異事件」皆是以訛傳訛,鬼火、怪聲音都是闖入者的惡作劇,抑或是心理因素導致身心不適;目前位處台南精華地段的杏林醫院已於2018年11月被的京城銀行買下,即將改頭換面,結束三十年來繪聲繪影的都市恐怖傳說。

花蓮最猛鬼屋不再 松園別館變身詩文重鎮

松園別館,位於花蓮市美崙山上,1942年是花蓮港「兵事部」辦公室,也是高級軍官休憩所,傳說中,日本神風特攻隊在自殺攻擊的前夕,曾在這裡接受日本天皇賞賜的御前酒,但實際上這樣的說法並沒有任何資料或照片可以證明,但靈異的傳聞卻甚囂塵上。

松園別館如今已成為具備生態、藝術、人文歷史的多元空間。(圖片來源:花蓮縣文化局)

此地建於西元1943年,當時為日軍在花蓮最高軍事指揮中心,又因園內松樹繁茂,環境十分清幽,且地勢居高臨下,同時可遠眺花蓮港及太平洋,成為當時高級軍官的休憩場所。園區至2003年開園至今,規劃觀海平臺、木棧步道、藝文空間,並邀請藝術家進駐,不定期辦理以「松」為意象之主題性活動,呈現另一種與市民共享的歷史風貌,成為具備生態、藝術、人文歷史的多元空間。

在整修前,長期荒廢的松園別館,因雜草叢生以及園內松樹林立,增添神秘陰暗的氣氛,有人說在松園別館改建前,明明沒有其他人的男廁,會聽到日語的問候聲,或是上廁所時被拍肩膀,轉過頭卻沒有任何人在,而晚上更是「熱鬧」,館內會出現日本士兵喊口令及踏步的聲音。不過在重新開園後,這裡改頭換面,不只是鬼影消逝無蹤,更是平添許多藝術滋味。

白沙灣度假社區變廢墟  竟成年輕人夜遊探險勝地

位於北海岸白沙灣附近,有個屋齡逾40年的老社區,因為依山傍海、環境優美,早期是高級度假社區,後來因住戶陸續遷出,加上海風侵蝕,房屋外觀受損嚴重,該社區逐漸荒廢,夜晚漆黑一片,不斷傳出傳說故事,被戲稱為「鬼屋」,不少膽大的年輕人紛紛來此夜遊探險。

這座名為「海灣新城」的社區,在1970年代興建,全盛時期有200~300戶住家,當年是現代化且設備新穎的電梯大樓,定位為度假社區,因此多數規劃為套房,不少富商或名人在此包養「小三」,因此有「細姨厝」之稱,由於一年之間只有夏季適合居住,且交通較為不便、房屋老化損壞迅速,許多屋主索性拋售或空置房屋,導致人去樓空,荒廢至今已近20年。

白沙灣海灣新城被戲稱為「鬼屋」,不少膽大的年輕人紛紛來此夜遊探險。
(照片來源:新北市政府城鄉局)

該社區是五到七層樓樓房,多數水泥外牆嚴重剝落、鋼筋裸露,不僅鐵窗鏽蝕、玻璃破損,內部更有不少廢棄家電,散落窗簾隨風搖曳。有靈異節目特別來此取景,在節目中繪聲繪影、製造恐怖效果,也讓鬼屋的傳說不脛而走。

不過,新北市政府城鄉局已與重新組成的社區管委會合作,將以外觀拉皮與內部整修的方式扭轉社區形象,除了拆除違建、改善週邊環境,也舉辦淨攤活動,並與藝術家共同創作竹編藝術,希望能洗刷北海岸鬼屋的惡名。

Contributor

訂閱酷傳媒/酷旅行

輸入你的Email:

夏日提案

Vsora是新一代人工智慧、自動駕駛、訊號處理應用IP供應商,看好自駕車將於2030年後邁向主流,在既有的AD1028架構上,順勢推出PetaFLOPS(千兆浮點運算)運算晶片,主要應用於L2級到L5級自動駕駛系統設計,可提供每秒258兆到1032兆次運算,但功耗不到10瓦,實現了過去難以商業化的自動駕駛功能。
農曆新年即將到來,作為虎年的新氣象,不妨安排一場以「虎」為主題的旅遊吧!從登上台北「虎山」俯瞰日落城市景色、到雲林「虎尾」感受當地歷史與布袋戲的魅力,還是穿越龍口虎喉,到高雄「龍虎塔」祈求新的一年能夠逢凶化吉,趕快跟著Booking.com的腳步,一起來制定虎年限定旅遊清單,讓新的一年能夠虎虎生風。
寒假將近,想好冬天要安排什麼活動跟孩子同樂了嗎? 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長期致力於提供民眾海洋保育的觀念,此次也為了對應假期,推出了「極境漫遊66.5度」互動式沉浸展覽,希望能夠激起孩子探索的興趣,暢遊海洋世界;還有讓孩子體驗餵食並親自解說生物知識的「迷你解說員」等,各種各樣的精彩活動,等著各位一起在海中寓教於樂,盡情享受身歷其境的海洋體驗。

歐洲經典

從眾所皆知的TWICE到近年崛起的(G)I-DLE,K-pop炫風持續發燒,女團魅力更是席捲全球。無論是從2000s年代開始追隨練習生到韓國女團多年的忠實粉絲、或是近期在家玩舞蹈遊戲後上網搜尋MV被圈粉,多數人都不難被K-pop女團的魅力懾服。獨特混音曲風、洗腦的旋律,女團光芒四射的舞蹈、精心設計的服裝與夢幻的布景,都為人們帶來聽覺、視覺的雙重享受。
如果你來到巴塞隆納,厭倦了市區的聖家堂與爛芭樂大道(La Rambla),不妨換個口味,安排一趟郊區之旅。有西班牙聖山之稱的蒙特塞拉(Montserrat),不僅有怪石嶙峋的奇山景觀,也有供奉黑面聖母(Black Madonna)的瑪麗亞修道院,而且一口氣要換三種交通工具,不管是風景控、文化控或交通工具控,都能從中發現無比的樂趣。
每個旅人都有說不完的暗黑故事,我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某段旅程,有個週末晚上摸黑抵達一個原本就很黑的陌生城市,就此展開一段記憶深刻的暗黑故事。其實不過是晚上十點多,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的Lux Express客運站下了車,附近簡直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所有乘客都下車了,我一定會以為是司機內急所以停在郊區一個可怕的休息站。
歐式城堡、童話木屋、貨櫃船屋……,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的桃花源,或許是與自然合一的隱居感,或者是神遊故國的舊時代風情,抑或是與家人好友圍爐談天的溫馨時光,而Airbnb特別公開2020 年Instagram上由網友愛心數票選而出的前十大旅宿飯店,無論你心目中的桃花源為甚麼模樣,不妨也來看一看這些「公認桃花源」是否有令你怦然心動的所在吧!

旅行回軼

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日,舊金山都會舉辦Bay to Breakers的長跑活動,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今年因疫情再度改成線上舉行,但當年躬逢其盛,熱鬧瘋狂的景象令我大開眼界,完全見識到這座城市的開放包容文化。參與遊行的民眾,大家幾乎都是有備而來,認真裝扮大玩Cosplay,不僅打扮成各種造型,還帶著各種精心製作的道具:扮空姐的辣妹在街上示範逃生說明,扮修路工人的用黃色警示線圍起群眾,馬利歐兄弟當然會有磨菇跟在身邊,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球賽也真實上演,一堆人追著扮演金球的傢伙,在隊伍中引起一陣騷動。
過去,我對舊金山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叮叮車、漁人碼頭、佈滿彩虹旗的卡斯楚街,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有太多黑暗角落,身為遊客,一定要學會跟舊金山的重要成員--遊民學會如何和平相處。舊金山是一座高度反差的城市,它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但也是遊民密度屬一屬二的城市,它有美麗的海岸風光及街景,但也有骯髒的街道,即便市政府提出各種政策要收容遊民、改善街道髒亂的問題,但不同階級身份的居民還是在這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文青走讀

吉拉米代起源自日治時期,為了躲避日本人的徵調,而遷徙至花蓮豐南一帶,不同部落的人在此相遇,接納彼此,就像彩虹一樣,以前的豐年祭,人們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原來部落的服裝並沒有統一的規格,後來族人們開會,才將服裝規格統一。如今,這裡面臨著人口外移、生育率下降……的挑戰,族人們各奔東西,曾經雄踞一方的部落,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在山上,當暴風雨來襲,便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在都市無法想像的,可能會遇到封路,無法回家,要隨時注意路況,沿路可能會有土石崩落。台23線的「小天祥」一段,在颱風天成了——每隔幾公尺,就有洶湧的瀑布沖刷的路段,這些瀑布只有在下暴雨時會出現。 在不知何時會停的雨,和無法預測的暴風中,離家的人歸心似箭,家裡的人則掛念著在外的人。能否平安到家?有地方躲雨嗎?路況如何?用竹子搭建的棚架、用帆布蓋住的屋頂、簡便的帳篷,都無法抵抗強風的吹襲。需要加強固定,否則屋漏偏逢連夜雨,會來不及搶救。
志工到吉拉米代的第一個晚上,由造屋計畫的負責人——曾榮獲台東縣「南島文化節:南島語系歌曲比賽」首獎,也是吉拉米代部落文化產業協會的理事長騰莫言 ・ 基鬧(Engmoy  Cinaw),向我們介紹他自己,還吟唱歌曲給我們聽。並讓我們輪流地自我介紹,還教導我們,記得要向祖靈稟報:「我們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讓祖靈也有機會認識我們,並守護我們在這裡的時光。
Scroll Up

Login

Welcome to Typer

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
Join Typer
Registration is closed.